• 没有分类
媒体关注 当前位置:
国际志愿人员日,向抗战老兵志愿者们致敬
浏览:11,444 次 发布时间:2017-12-08 13:48:35

1 (2)

【志愿者说】
周德蓉:我为老兵服务是在敬孝

我叫周德蓉,1945年出生于云南昆明,我的父亲毕业于黄埔军校十期,父亲为招募中国青年学生志愿军的常务副大队长,在昆明,正大队长为蒋中正。在此之前在昆明巫家坝飞机场任大队长,后调至昆明招募十万青年学生志愿军。

抗战胜利后,父亲不愿再打仗,后因历史原因入狱整整二十年,与家人分别。我的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小孩艰难生活,因其中妹妹生病因无钱医治去世,母亲精神受刺激,我们孤儿寡母度日如年。

父亲出狱后,许多黄埔的同窗和战友通过黄埔同学会常常到家中来探望,我开始对抗战老兵有一定的认识,了解到大部分的抗战老兵生活困苦。即使这些老兵都过得特别不好,可从来没听到他们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十分佩服他们的精神。

因为晚辈的照顾,生活渐渐好转,逢年过节父亲便开始带上我去看望生活困苦的黄埔同窗和战友们,2004年,我开始触抗战老兵。

和父亲一起,看望抗战老兵,一看就是两年多。

2006年,父亲去世,我心想,父亲在世时心里记挂着这些战友,不能因为父亲的离世就把这个规矩破了。一辆自行车,我便开始了一个人的“关爱抗战老兵”行动。

每位老兵每个月要保持看望两次,而每一次去看望老兵,我都要给老兵们带上礼物,有时是一块蛋糕,有时是一块肉、一双棉鞋,用的都是自己微薄的工资。

我的孝心感动了老兵,我与老兵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我切身地了解他们,这为我之后十几年的“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奠下了扎实的基础,同时也影响了老兵的后代。

随着关爱抗战老兵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我们的团队也越来越正规,在关爱老兵的过程中也增加了更有仪式感的环节,我们不仅给老兵提供陪伴、物资,还给老兵挂上写着“为祖国而战,一生光荣自豪”字样的红绶带,一条小小的红绶带,许多老兵拿到红绶带之后回到家就睡不着觉,因为这样的红绶带带给抗战老兵的,是尊严,是认可。

每当有老兵去世,我们的团队就会去给老兵吊唁,黄埔合唱团会给老兵献唱《大刀进行曲》送别老兵,这是对一位抗战老兵的尊重。

我做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已经10几个年头,我是远征军的后人,是黄埔的后人,抗战老兵就是我的家人,因为当年父亲将青年学生招募至中国远征军,我愿意继承父亲的精神尽我所能地照顾他们,帮助他们。

在我的有生之年,老兵公益的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不会止步。

蒲寒:我是中国远征军的后人,关爱抗战老兵我义不容辞

我叫蒲寒,1959年出生在四川泸州,大专文化,我是企业退休职工。 由于父亲在抗战最艰苦的时候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参军到中国远征军新一军30师,参加了密支那对日作战。由于父亲的原因,对抗战老兵这个群体比较了解,所以心中萌发了对相同经历的老人的关怀之情。

从2009年开始,先后参加了四川省关爱抗战老兵群、互助抗日老兵论坛群、中国远征军联谊会,并任中国远征军联谊会秘书长,正式走上了这条漫长而艰辛的关爱之路。

我经常一个人独自乘坐各种交通工具跋涉在川内山区乡镇,寻找关爱幸存的抗战老兵。其中艰辛一言难尽,深感任重道远而力不从心。

从2013年开始,我收到越来越多的老兵线索,靠个人的力量无法完成走访和照顾新找到的老兵,所以在2014年底,联合一些志同道合的志愿者,在善心企业和善心人士支持下发起组建了四川省普善公益协会,2015年得到省民政厅的批准(2017年7月更名为四川省普善公益慈善促进会)。

从2009年关注老兵、寻找老兵,带领团队在四川境内(除甘孜州以外)走访慰问了近1100位老人,并向慈善机构和爱心企业以及爱心人士为其中生活条件特别困难的400余位老人申请了每月300-800元不等的生活资助;

同时,也筹集了更多资金,为多位老兵改善了居住条件,将12位生活条件特别困难的老人送到了敬老院安置助养,为多名抗战老兵提供医疗救助。从个人单打独斗变成了规范化的集团作战。

在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和360周总等帮助下,我同协会志愿者一道为几百名老兵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使这些老人生存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我们的信念是让这些为民族流过血汗的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公里能得到社会的关爱,最后有尊严地回到自已队伍中。

我在这些年努力过,并将继续为之而努力。

唐观:轮椅上的公益一直在路上

我叫唐观,1989年出生在贵州,五岁那年的我因意外,造成脊柱损伤,高位截瘫至今已23年,那时年幼的我,对于瘫痪在床以为不是什么大事,每天还是开开心过着,然而对于父母来说,像是天塌了一样。父亲还是坚持着让我上学,记得父亲说过,对于这样的我,更需要知识来强大我自己。因种种原因在高中学业之后,我便没能继续读书。

在寻找工作的时候,由于自身的不便,吃了很多的闭门羹。但一直不放弃的我,应验了一句话,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会为你开了另一扇窗。

在2013年6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这个团队: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开始去了解抗战老兵这样一个群体。作为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14年的抗战,彻底粉碎了日本人的野心,捍卫了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使中华民族避免遭受到殖民奴役的厄运,但我们却已忘了那些为之付出生命和鲜血的人。

团队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我融入其中,乐在其中。从小到大,家给了我温暖,不曾在任何一个地方再得到过,而我在这里找到了另一种温暖。这样的团队把这一份温暖带到每一个老兵身边,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遗忘他们,我想老兵一定和我一样,心里充满了满满的幸福感。

我虽然不能像其他志愿者一样去往前线看望老兵,陪伴老兵,我只能默默的在幕后关注着,可每当志愿者去看望那些生活困难的老兵,所照的照片传给我的时候,作为幕后志愿者的我来说,看过心里也会很难受。

我开始在想,我可能是幸福的,虽然我失去了人走路的基本,但我衣食无忧,可对这些老兵们来说,连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都成问题,我的遭遇与生活虽然坎坷,但家有父亲在支撑,我有父亲去依靠,而试问这些老兵呢?无人所依靠,无人所问及,无人所帮助,我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他们,改善他们的生活,让他们安享晚年。

2017年10月,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们为老兵杨尧记过生日,久病的杨爷爷在志愿者的陪伴下开心得大笑。

广西志愿者为抗战老兵梁沃生送上致敬礼金,比物质更珍贵的是志愿者的陪伴,让老兵们的生活重新阳光起来。


为了老兵义无反顾地走向公益志愿路的,不止周德蓉,蒲寒,唐观等人,还有无数在一线默默付出无声陪伴的志愿者们。

据龙越对合作志愿者伙伴的统计,覆盖全国各省的志愿者团队长期服务的志愿者人数有2100多人,参与老兵活动的志愿者多达7100多人,他们遍布各行各业和不同年龄段,有老兵后代,退休职工,在职人员,学生等等。

正是这些满怀热情将老兵当成自己家人般照顾的志愿者们,点亮了老兵们孤寂的晚年,让老兵在历经磨难的人生旅程的最后一程里,感受到来及社会和他人的关爱和温暖。

12月5日是国际志愿人员日,

是属于每一个无私的志愿者的节日。

感谢每一位陪伴和服务抗战老兵的志愿者,

你们辛苦了!

今后的老兵公益路,

让我们携手迈步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以“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为使命,源起于2008年“老兵回家”公益行动,2011年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成立。基金会致力于为战争背景下的个体士兵提供人性关怀,关怀服务抗战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