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每位抗战英魂回家 当前位置:
首页 » 我们的行动 » 让每位抗战英魂回家

 

项目背景:

1931年到1945年的这场卫国战争中,数以百万计的正值青春年华的血肉之躯,在无情的枪炮中倒下。等血泊一点点风干,他们成为白骨。多少海内外的深山密林原野石壁,战后在历史中慢慢回归宁静,原野上的荒草蔓延,爬上白骨,问,士兵你怎么还躺在这里?士兵安静地说:“我还在等待回家的召唤。”

 

那些曾用生命为这个民族换取胜利的英烈们,忠魂何在?

中国军队在海外最大一次的胜利,是缅甸的密支那之战,据史料记载,中国远征军在缅甸阵亡约为10万人,在缅甸至少有15个墓地,但在上个世纪60年代全部被毁。

 

(图:缅甸原新一军墓地遗址上的鲜花)

 

中国军队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役,在湘西的雪峰山,我们打赢了,但是抗日英烈们至今仍曝尸荒野。

战火已远,胜利的旗帜已经彪炳日月,但吹响胜利的号角的英雄们,还在游荡,我们虔诚地跋涉在曾经他们倒下的地方,长出了荒草的战场,小心翼翼地触碰到他们的灵魂,为他们寻找可能依旧在等待的亲人。魂归故土,无论前路如何漫长。我们期冀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更多的生者,这个国家的担当和责任。而国家的责任,也是每一个个体之于国家的责任;国家的担当,也是每一个个体之于国家应有的担当。

为荒野密林的英雄亡灵们,吹响回家的号角,是龙越慈善基金会开展这个项目的初衷。2015年4月,该项目正式启动。

 

 

项目主要内容为:根据历史线索,寻找并收殓英烈遗骸、在中国境内修建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墓地及纪念碑,将寻找到的遗骸运送回国妥善安葬,并为搜寻到的每一具遗骸进行DNA鉴定、建立数据库,为将来找到亲属留下希望。

项目地点:海内外抗战战场和墓地遗址

项目领域:推进民族历史传承,祭奠抗战阵亡英烈

项目成果截止2018年7月,缅甸遗骸收殓347具,采样329具;国内遗骸收殓55具,采样48具,纪念碑修建7处,墓地修建3处,进行“万多菊花献英烈”活动5次。

资金用途:发掘现场相关物料、发掘工人工资、遗骸暂厝、场地修复、当地捐赠补偿;遗骸运输;DNA检测与鉴定;寻亲活动,祭拜活动;纪念碑修建,工作人员差旅行政办公

 

 

(图:陕西潼关纪念碑纪念碑落成)

 

 

项目大事记

 

 

项目故事: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

简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攻入缅甸,中、英、美联合在缅甸进行了一系列的防御和反击战斗,大致可以分为第一次缅甸战役和第二次缅甸战役,时间从1942年1月至1945年3月,参战方总阵亡人数约30万人。密支那之战是二战中国军队在缅甸最大的战役,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在海外较大的一次战斗,同时是历史上中国军队在海外最大一次的胜利。据史料记载,中国远征军在缅甸阵亡约为10万人,在缅甸至少有15个墓地,但在上个世纪60年代全部被毁。

 

 

2015年4月10日,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在缅甸密支那中国远征军新一军阵亡将士墓地正式启动,旨在寻找并收殓英烈遗骸、在中国境内修建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墓地及纪念碑,将寻找到的遗骸运送回国妥善安葬,并为搜寻到的每一具遗骸进行DNA鉴定、建立数据库,为将来找到亲属留下希望。

截止2015年8月31日,共收敛英烈骸骨347具,因遗骸保存情况差、墓地破坏过程中骨骼遗失,大部分无法进行完整拼接,仅有1%的骨骼保存相对完整可以进行现场完整拼接。2015年8月,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就提交的21个葬坑27个样本进行了DNA检测,并对其可能的男性父系亲属提供了线索,以供后期对比,并于2015年9月11日发布《遗骸DNA鉴定报告》。

 

地点:缅甸密支那(2015年4月-12月项目一期)、中国境内多省市

2015年项目收入:339.77(万元)

2015年项目支出:152.39(万元)

 

 

项目故事:埋骨怒江之巅72年的远征军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骨肉

简介:云南施甸县位于怒江中游东岸,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与日军对抗的最前沿,保留了大量抗战遗迹,更有无数中华儿女长眠于此。抗战胜利后,由于交通阻隔等原因,埋骨于此的忠魂在此处沉寂,一直以来,陪伴他们的,只有涛涛的江水和山间的风云。

 

 

怒江边上的村民说,滇西反攻时,伤兵太多,有的在抬往医院的路上就死了,只好就地掩埋。有时候连埋葬都来不及,就扔在山洼子里,被野狗吃掉。幸运的是,施甸百姓有义,知道这是为了国家而牺牲的中国军人,一直默默地保卫着这些英灵。守墓,是一个跨越生死代代相传的承诺。一天没有亲属祭拜,守墓人便是亡灵最近的亲属,慰英烈在天之灵。

 

 

村民杨文义家的后山上,有一位中士班长魏发坤的墓地,河南省业县人,1942年9月1日于惠通桥亡故,年仅21岁。2015年,杨文义将墓地重新修缮,他说,这还是一个孩子,希望能尽快找到他的家人,让他回家。

74岁的钱有万是甸阳镇人,他每年都会去给一位名叫唐明喜的河南兵上坟。唐明喜是他的父亲的警卫,他的父亲是一位远征军的营长,在滇西反攻时,他的父亲和警卫同时受伤,后来警卫伤重去世。父亲临终时,交代钱有万,照看好唐明喜的墓地,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他的家人。

2017年,龙越收到当地志愿者提供的英烈墓地线索之后,实地考察,在施甸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志愿者、媒体多方合作,对埋葬在施甸怒江东岸的部分“远征军老兵坟”开展了寻亲活动,有多位长眠于此70多年的抗战英灵终于找到了亲人。

 

 

201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这个值得铭记的日子里,三位抗战英灵的后人,远赴施甸,祭奠多年未曾谋面的亲人。

刘贞兰的父亲刘堃然是远征军的一位副营长,1944年3月前往日军阵地侦察时牺牲。他的妻子从此失去了他的消息,至死都没有找到自己的丈夫。直到一年多前,志愿者郭应勇在位于云南省施甸县的怒江边上发现了刘副营长的墓地,辗转找到了他的女儿。

 

 

这位81岁的老奶奶,在得知父亲牺牲的所在地后,她捧了怒江边上的土,到母亲坟前,哭着说“娘啊,我把爹爹带回来了。”

在英魂回家的路上,得知消息的人们给了他最高的礼遇。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过安检时,安检员全体肃立,向英烈敬礼。

 

 

作为滇西反攻的大后方,施甸县至今留存了很多抗战时期的标语。誓雪国耻,这些中国军人正是靠这样的气概和决心,赶走了侵略者。如今,战争结束70多年了,我们应该去找到他们,让他们荣归。

 

 

地点:云南怒江 

项目支出:107,359.50(元)

 

 

项目故事:汽油桶里,是你不能回家的魂灵

云南,施甸。不太有多少人记得住这个名字。历史已经沉睡。十万青年十万兵,125公里的江防线,依托怒江天险阻挡日军北上的铁蹄,怒江对岸若隐若现的高峰。那座高峰,叫做松山。当中国军人们做好准备,用八千血肉之躯拔下这颗滇缅公路上的战略要地之时,他们正是从施甸出发。

这一天,我们正是沿着他们的步伐前进。继续寻找当年江防线上阵亡的抗战军人,找到他们被埋藏在大山深处的灵魂。从第11集团军司令部出发,在盘山公路上一路颠簸,两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施甸县太平镇乌木村,距离县城中心最远的一个乡镇。

 

 

沿着土路爬上山,志愿者凭借着记忆,顺着小路前行。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充满着南方的生机,战争带来的创伤,早被大自然自己修复了。在密密的树林里,带路人突然停下来,她指着前方,就是这里。

在战争的胶着时期,物资供应不足,已经没有足够的棺木用于安葬他们。远征军们就地取材,将当地汽油站里的空汽油桶取出,两个汽油桶拼起来,将阵亡战友的遗体安放进去。

 

 

在接近3个半小时的遗骸发掘中,都是除土、清土、机械化的做着这种枯燥无味的工作。而后终于有了进展,还是率先发现纽扣,虽然已经不是稀奇的事儿,但是整个团队还是充满兴奋,这个纽扣仿佛在提醒着我们,英烈就在这里,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带他回家。

 

 

是次发掘成果,共收殓17具,采样16例,年龄在18周岁到23周岁之间,这个不是我们凭空猜测的,我们是可以拿事实来证明,这几具遗骸都找到牙齿,而且他们有一个共性,牙齿很尖,还没有磨平,第三臼齿甚至尚未发育完整,这个就是战争带给我们的后果,一群青春年少的青年为了这个民族,为了这个国家,奉献了青春,流下了汗水和鲜血,最后甚至献上了最宝贵的生命!

地点:云南怒江 

项目支出:130,969.35(元)

 

 

项目故事:给战死异乡的川军50军的抗日英烈一个家

1937年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四川男儿踊跃参军,参加淞沪,保卫南京,血洒战场,策应武汉会战,腰击沿江而上日军,陈家大山反攻,木镇反夺,白马塘等无数战斗。川军保卫了家园和当地百姓的安危,但伤亡惨重,仅50军伤亡过万。

五十军首任军长郭勋祺,川军五十军八年来一直在池州,青阳,长江以南一带抗日,著名的战斗有湾沚战役、木镇反夺战、陈家大山战役、青贵战役等大小战斗数百次,当时泾县厚岸设有五十军战地医院,许多战死和没有治好的伤员,有近千名川军就埋葬在地名叫前山塝的地方。

 

 

2016年安徽泾县厚岸发现川军千人墓遗址,但陵墓荒芜破败,尸骨散落。10月初泾县志愿者前期实地测量后,10月27日,墓地修缮项目正式启动。 12月18号墓地土方基脚已经做好,纪念碑已经立起来。

 

 

2017年1月3日,墓体的大理石已经包好,英烈墙在装贴,墓前增加了一个80平米的广场,雨花石已经开始铺好。2月,纪念碑正式落成。

 

 

该纪念碑项目旨在纪念阵亡川军将士,给抗日英烈有一个家,让他们的魂灵不再四处流浪!更是为后人有一个祭奠亡灵之地,弘扬爱国精神!

 

地点:安徽泾县厚岸

项目收入:180,038.50(元)

年项目支出:240,038.50(元)